今天回岡山:
今天,我背著厚重的行李,有多厚重勒~(我等一下就會補上相片)
時間就是下午4點33分的,平快車(其實很舒適啊,人少,可以放我行李)

========
今天有比較累,明天在給我的大包包拍照
今天到囉

這個東西他有21公斤重
========


沒有錯,大概就是這樣厚重吧,不過幸好,我騎的是機車不是速可達,
所以可以把他堆再後面,只是比較不好看而已,但是,
對於我這種已經把面子視如鄙蓆,只要可以把我這簡單的事情稿,
就OK囉~~~

看姑姑:
我想這種事情就是帶著誠意,就可以簡單解決了,
如果有人有其他更有意義的事情,也可以跟我通一下。

跟二哥Talk:
話說他是岡大會(我姐他們在大學時候在岡大會之前認識的)
之後就變的跟我家都一直有交情,

No. 01
他說啊,以前年輕時候在當實習醫生,學長就說,
「我們當內科醫生,就是陪病人走過這個過程

No. 02
其實醫學、哲學、宗教,都是要結合在一起來面對一個生命的
因為一個人要不要救,不是你身為醫生,你就應該要救他,
因為你就了他,他可能會過的更不好…等等
宗教,對於生命走到一個地步,他可以穩定人心,
因為你活到這個年紀了,你什麼都不求了,
到時候可能會開始胡思亂想,所以宗教也有他很大的公用。

No 03
以前XX媽媽,已經很大年紀了,整天都在求神拜佛,
求什麼,求「可以好死
二哥說,其實生命活到最後…(大致如同上面,什麼都不求)
可以做什麼,就是安安心心,順順的走了。
這才是好的生命的過程。

edasty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