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從嘉義的阿里山的山腳下(觸口)一路騎著機車回到火車站,本來這可以是一段簡單的路程....

我是一個奉公守法的優良國民、公民,因為我已經滿20歲,加上服役了所以算是公民,

因為我Sister傳簡訊給我說,我的Brother已經有幾天不太講話了,可能是壓力大,

叫我快一點回家,幫家裏的忙,所以我當然就馬上請假回家囉,(其實是因為我本人有13天積假)

所以兵貴神速,男人重視效率(不過我有些事情倒是挺慢的,要相信我,不相信可以試試看),

所以我就一路騎著山路到火車站,這次我不選擇平常比較習慣的「吳鳳南路、彌陀路」,

所以我選擇走,以菜功店為出發直奔大雅路的這一段山路,因為沒有紅綠燈,所以當然會比較快一點,

但是當然山路總是會有風險,所以以我的技術,當然遇上一點點挫折囉,

而我的挫折就是我從大雅路接上民族路之後,一台不知道怎樣開車的ALTIS竟然在綠燈時候,

後面有一大堆機車,他還是堅決要大迴轉,而我因為趕著要回家,

我想說他可能會因為有一堆機車在後面馬上就要衝到10字路口,所以可能會停下來的心態,

我想要衝過去....... ...... ..... .... ... .. .

結果他竟然就真的很勇敢的直接給我大迴轉,我當然就是知道要撞上去啦... .. .

應好說時遲那時快,我身手矯健的狠狠採下煞車(因為我是野狼騎士,後輪煞車是用腳煞車),

加上大約10度轉角的龍頭,讓機車後輪有慢慢向前滑動的趨勢,來減緩向前衝力,

簡單講就是從直直前進,變成連斜著車身都可以前進,等到速度有慢下來時候,我在把角度轉回正常,

然後又把車身扶正,這時候我後輪已經發出 嘰..... .... ... .. .大約拖行7公尺有吧,

因為他好像因為被我嚇到,所以他迴轉到剛好可以被我撞到的角度就停下來了,

簡單講就是「橫在路中央」,因為我表現的太過冷靜,在拖曳之後大約在他車門前面2公尺地方,

我很「鎮定、穩定」的停下來之後,我就很自然的像是停紅燈一樣,等他完成迴轉的動作,

之後我看見旁邊的機車騎士,用著「看見神經病的輕蔑笑容表情」看著我,

幸好我剛剛因為遇到危機,如然變得太過冷靜,連現在我都很冷靜,不會覺得被看見很難為情,

之後我又很若無其事的繼續邁向我回家的路。

而我又在火車站很幸運的,在6點29分買到6點28分的火車票,

火車剛剛好停下來,我飛也似的衝過去,找的錢也是先拎在手上,等到我坐上座位,

我才把前跟東西整頓好。

總之昨天下班之後,真是一連串的非常反應,可見我的身體對於應變危機,

還是有一定的功力。

edasty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