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因為我比較少聽到詐騙電話,所以不知道世界的黑暗面。

手機響了,現在期間我想應該不太會有朋友Call我,因為我朋友一向很少,
再來就是,通常都知道我又容易被請出門,又很難被請出門。
所以就很少人Call我,當然更加是因為我都掛在MSN上,所以很好找。

一個有顯示號碼的東西 「832151714098」
我當然是接起來啊,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聽到電話筒傳來的聲音

男生的聲音大約20多歲,我確定比我老

「請問是何先生嗎?」我當然回答是

「請問我們的充電器你已經收到了嗎?」繼續回答是

「那你是一次繳清嗎?」回答是

「那你有申辦過分期付款的經驗嗎?」喔~~我沒有這種經驗啦!

「是這樣的,因為我看見你在我們公司分期付款的名單裡面,
但是剛剛你說你繳清了,那這樣的話,因為可能你在付款時候選了約定轉帳
這樣就會變成你是分期付款的所以每個月都會在你帳款裡面重複扣款」
沒有申辦就可以直接分期付款,就算我沒辦過也不會傻到這種地步好不好
不過這時候我還沒有確定他是騙子喔

我說『嗄~是喔!』

「但是沒關係,因為之前銀行跟我聯絡過了,因為銀行今天就會結算了,
如果沒有改過來了話,錢匯過來了到時候我們也會不能還你。」
我想這個傢伙的老婆可能也有長懶覺吧,這謊話畫也能講的跟真的一樣認真
這時候我確定他是死騙子了
所以我決定要跟他促膝長談
反正也沒有人陪我聊天

「但是不要緊喔,我現在還在公司加班,我可以幫你處理,你現在就先去提款機,
用於額查詢,列印一張表出來,然後在告訴我你的帳號跟提款機的號碼,
我叫可以幫你處理了。」
我開始可憐這個大腦患有口蹄疫的傢伙了,他真的很認真的在說


我說「嗄~~這樣喔,但是我現在不方便耶」

騙子「不會花你很多時間,要不然今天晚上匯過來了我就不能還你了喔」

我說「沒關係,我明天去郵局辦,如果已經匯款過去的話,我再打電話去銀行,
            這種事情銀行會解決的」

騙子「不會啦,如果你要辦你就現在去提款機,一下下就好」
這個睪丸只剩下1/4顆的傢伙已經在急躁了

我說「是喔~那要是說不小心已經匯款過去的話,你們也可以還我啊」

騙子「不行啦,我們不會還你,你現在就要去弄了啦,銀行晚一點就要把錢匯過來了」
這個小弟弟剩下右半支的騙子先生,愈來愈急躁了

我說「嗄~真的這樣喔,但是我現在真的不方便啊,
           那要不然我看我明天去郵局時候,我在跟你聯絡好了,
           請問我要怎樣稱呼你啊???

每次接到詐騙電話我最愛問的問題,通常都會沒告訴你就帶過去
但是我的紀錄目前只有一次有一個給我名字
不過我倒是沒有打電話去真正機關問問看有沒有這傢伙啦~哈哈哈

楞了一愣說「哎呀~你就現在把事情弄一弄就好了」
這個2顆小小奶頭已經不見的傢伙已經是急躁+一點點煩了

於是我就這樣不斷的以著

1.但是…多匯的錢的不能還我喔
2.但是…我想郵局跟銀行匯幫我解決吧
3.但是…我有問題的話要怎樣聯絡你啊,阿怎樣稱呼你啊

跟他盧

終於他決定掛我電話

我現在在想,他是覺得我發現他的目的了,
還是他只是因為我太煩了,所以掛我電話啊!

edasty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含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混混、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騎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每天全省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住家及生活作息為業。並貼近被害人偷聽、偷窺、蒐集個人,及家人、朋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請隨時注意身旁陌生人,當您提款或於商家消費時,歹徒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並堤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以免電話號碼外洩)。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每天24小時用老人、女人、小孩在所有人群出入口,或在被害者家門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坐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前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到家中作案(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四周包抄的方式以手機相機偷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台灣共犯)。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